野狐禅

T生 发表于 2021-12-20 10:41:58 | 打印
  情景分析——博弈论。用树形结构可以帮助自己把思维捋清。这利于不同方向上情景变化的分析。然后形成系统方案。而在这个之上,来总体判定,采取行动结果如何。
  这个为回答问题而挖出的坑,暂时就不填了。可能有人会觉得,哇,这么复杂?这么难?这么费脑?这不断的学习实践,怎么也到不了尽头嘛。说两条马上能用上的思维方法:

  1、学习不是为了学习而学习,更不是为了达到什么样的知识终点境界。向高处看,向高处学,最终还是要把行动力,落在自己社会实践能力增长这个平地上。

  社会竞争并不需要一览众山小,只要能比自己所处环境的竞争对手强(甚至只需要某一方面强其它不弱),就行了。如,散户都没自我训练,你能练练就超过大多数人了;散户都开始练了,你已经开始学习实践做准备工作了……。这样便可保持自己的社会竞争力。十年八年一直向前走,再估估,发现自己比所谓高手也差不了多少。

  2、集中注意力在自己要做的事上,集中在自己的下一步现实行动上,有个好处,那就是没有多余的脑力资源去助燃焦虑。所谓失恋后把精力放在事业上,所谓转移注意力减缓负面情绪,都是前人在实践中总结出的心理调节方式,不用学心理学嘛。
  而且,将注意力放在下一步踏实行动上,而不是放在未来结果上胡思乱想,人会感到踏实。因为脚下有路,不空。
  这帖子取名野狐禅,我也讲点野狐禅。摆龙门阵,也算涨见识。

  以前老北京四九城里有一种人,天天游手好闲,在胡同里到处串门。每家都是自来熟,进门拿起来就喝,抬手就吃,嘴上占占便宜,家长里短掐个蒜瓣饶个小葱什么的,到处熟络得很。如果有人与他不对付,他便在别人家门口闹事,骂骂咧咧没完没了。闹急了便扮青皮,拿砖头要别人给自己脑袋开瓢。注意:不是开别人瓢,而是要别人给他开瓢。参见《水浒》中杨志卖刀一节,牛二的作派。

  天长日久,街坊们也就怕了他,怕他来自家寻衅滋事,好言好语伺候着,爷长爷短叫着。毕竟自家住在这地儿,泼皮被拘留十五天,出来还会闹事。也有好处,万一自家有了事端,能用上这种人,平时有个事,也能用用这种人的所谓热心肠帮着张罗。

  陌生人、过路的、新来的,入了这种人的眼,如果开始只是散漫应对,那就不得了,非要你吃不了兜着走。让外人识识本胡同老大,在街坊面前立立威。有些好事之徒,也会随着起哄,所谓让不识相的吃吃排头。串了,这句是上海方言。

  老北京四九城的大流氓,多半是从这一路起家的,后来小弟越来越多,到处横行霸道,这与外地流氓的起家,不太一样。不过,这一现象,几乎成为全国的普遍性问题。

  今天还有,但是不多了,为什么呢?首先是生活方式的改变。
  还有一点,1983年中国第一次严打,后来又搞了几次。由地方公安部门根据以往记录材料,将街道所有经常寻衅滋事的闲杂人等,全部突击控制起来,押往新西兰(新疆、西藏、兰州的简称)。一下子,国家几个重要城市的社会风气大好。

  中国严打,由于未经严格的法律审判程序,后来被法学界诟病,被外界“友邦人士”攻击。可以反思,但是,一、严打只是特殊情况下的特殊手段,不是制度,现在也不会搞了;二、大多数老百姓是拍手称快的。
  大家都出家当和尚,世界将回到原始社会,看看佛教的发源地印度,阿三那愚昧无知的穷酸样
  
  继续摆摆龙门阵。

  中国基础教育阶段,数学全国有三大杯赛:华罗庚杯、走进美妙的数学花园(简称走美杯)、希望杯。

  其中走美杯,就是因为新世纪的素质教育导向而创办。创始人陈省身。陈省身是世界著名数学家,“微分几何之父”,美国国家数学科学研究所创始人。

  陈省身提倡的“走进美妙的数学花园”,顾名思义,即引导儿童们走进数学殿堂,领略数学之美妙。

  这里,就出现了一个问题:数学美吗?

  或者,数学与美学有关系吗?当然有关系,而且关系很紧密。

  自然科学界,数学界(数学是自然科学的方法),其实都高度认同一个美学原则:简洁即美。

  在人文与自然科学的交叉领域,比如经济学管理学,也高度认可这个美学原则。想想“经济”这个词的内涵,便知道这门学科,就是为了研究“简洁即好”这个命题而发展起来的。这里的简洁,指最少成本。

  纯粹的人文艺术领域,可能主观分歧较多,但是大多数也认可这个原则,尤其是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。

  (未完)
  说来很奇妙,科学共同体的简洁原则,起源于神学。

  14世纪,西欧处于“黑暗的中世纪”末期。由于当时只有一种知识,关于神的知识,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空想说法、语言解释、经院哲学庞杂的定义与概念,而且相互争执不休。这时,有一位修士提出,“如无必要,勿增实体”,史称奥卡姆剃刀。

  奥卡姆剃刀,又可以称为思想的经济原理。
  它可以简单翻译为:不针对实际情况空想普通性,不解决具体问题的语言正确,都没有存在必要。

  这把剃刀,对于基督神学的现实竞争对手们,非常致命。我们知道,南欧的古希腊与意大利城邦是多神崇拜,北欧传统也是多神崇拜,北非与西亚部落众多,有着各种崇拜。剃刀一出,基督教的一神崇拜,马上显出竞争优势。基督教是以圣母还是基督为核心,相对次要。

  历史上,奥卡姆剃刀对于基督教一统欧洲,其实帮助不大,只能算历史的后解释。但是,这把剃刀提出后,在能够深入思考的人群心里,却是震撼。简单点,无神与有神的竞争,谁应该用剃刀剃一下呢?后来的历史发展,自然科学的兴起,证明了这点。

  奥卡姆剃刀,并不是人空想出来的原则,它是人类对进化规律的最深刻总结。虽然,当时的人们还不知道这点,只是凭感觉觉得它合理。人类又经历了几百年之后,尤其是400年后物种进化论的出现,这把剃刀,才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,并真正理解。

  下面说科学的简洁之美。在此之前,先点点,奥卡姆剃刀揭示了什么样的自然规律:

  简洁,意味着效率。而效率,意味着竞争力。在自然界漫长的演化过程中,生命体的竞争力优势,意味着大概率长期生存。

  再降低点阅读难度,从关键词汇的阅读理解开始。

  简洁,从构词来说,由简与洁构成。简指简单,洁指干净,合在一起理解便是,简明清晰或者简明扼要。反义是纷繁复杂,抓不住要点,想哪儿是哪儿,一团浆糊。

  日常语言理解,虽然还达不到科学的理解程度,也够说说常识了。

  一个误区,简单不是简洁。分两个层面,什么是简单?简单等于清晰吗?
  1、凭感觉,凭自我想象由此解释一切的上帝,够简单吧?
  达尔文发现了物种进化的事实后,为这些事实再加上上帝创造的解释,是多余还是简单?
  人并不全知全能,直接承认自己有限,承认自己还有太多无知,承认自己还需探索实践,与加上一个全知全能的想象物,来解释一切,哪个简单?

  2、如果有一种理论号称自己可以简单的解释一切现象,比如股市的波浪理论。
  实际情况呢,每个人学习后,各有各的解释,各有各的玩法,还是自行其事。这种简单,非常不清晰。科学不是这样,科学理论最大的特点,便是实践检验成立后,每个人都能共性学习,实验结果大家都一致,这才是清晰!
  而且,这成为科学共同体检验新学说的唯一标准,按照提出者给定的条件,他人做实验或推导验证,多次事实验证后才被接受。如果某新学说只有提出者才能实现,那么科学共同体不会承认这种学说的科学价值。

  科学理论,这种人人可学习可共性运用的简洁特征,是人类社会趋向平等公平,最重要的实践利器。因为科学面前人人平等,谁都可以通过努力学习,掌握这种自我强大的能力。孔子“有教无类”的伟大理想,在科学方法与知识出现后,终于有了实践路径。

  那么,科学是怎样实现自己简洁原则的呢?
  家长们不喜欢一般的,共性的,普遍的原则,因为这些很寻常。

  每个家长心里都有个天才梦,不接受自己的娃很可能泯然众人的结果和现实。

  人们追求标新立异,寻找着点石成金的秘籍,实践着花样折腾,各种揠苗助长。

  无视科学规律和前人的经验教训,幻想着自家娃与众不同。

  说野狐禅,算客气了。
  可实验,可测量!是关键,在实验和测量中,人的认识得以验证和归纳。
  比如上面有人谈到的,没有确凿证据,就当其为无,自己家的孩子,如果没有确凿证据在智能上确实远远高于同龄人,那就当做无嘛。连爱因斯坦都是复读一年嘛,毕业之后待业青年。人生只要自己努力,又有什么不可能呢?不试试怎么知道?

  道路虽然各自不同,但是努力是共性呀。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优教教育论坛

© 2017-2018 zhixiang88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