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成绩已出】我女儿要考取北大清华——一个父亲的教育回忆

儿童快乐008 发表于 2021-12-20 10:41:58 | 打印
  哦,居然翻页了
  支持二楼 二楼说的很对啊 其实就是这样
  等着好结果
  养孩子难啊!教育更难。。。
  是否能考取北大清华并不重要,只要脚踏实地的一路走来,那份收获早就拥有了。
  
  人的一生什么最重要?快乐、活的要有尊严。
  很不错 有些地方可以借鉴
  4月11日,一位网友在红网论坛发帖,帖文整理了两篇媒体报道,披露了一个消息:在衡阳,一名哈佛大学女博士后回乡后成了精神病患者。帖文被多个论坛转载并引发网友热议。事件真相到底如何?4月下旬,记者赶往衡阳调查。
  
    4月25日,衡阳市第二精神病医院,树木枝繁叶茂,鸟声婉转动听。
  
    这是邓琳的第二个“家”,每隔一段时间,她都会到这里住上3个月。
  
    她可能是这里学力最高的人——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后。但是,她不是在这里从事科研、诊疗,她只是这里的病人,精神分裂症患者。
  
    她曾经是别人眼中的天才,复旦毕业留学美国,自然科学硕士、哲学博士,医学院博士后。
  
    走到这一步,她经历了怎样的人生?
  
    本报记者 向佳明 衡阳报道
  
    天才
  
    邓琳自小就显得天赋异禀。
  
    1967年12月12日,她出生于西安。
  
    在父亲邓建平印象中,与同龄孩子相比,女儿的“鬼点子”明显要多。一个例子是,1971年,当时女儿才4岁,和他一起去南宁旅游,在火车站出站口,身高超过1.1米的女儿被乘务员拦住要买票。他还在跟乘务员求情,希望免票,不料女儿趁乘务员不备,一下子就溜出去了。事后,邓建平虽觉得不妥,但女儿的“机灵劲”让他感触很深。
  
    尤让他喜出望外的是,女儿有很强烈的求知欲。女儿5岁时,很想上学,邓建平当时是航空工业部西安一家企业的高级工程师,联系了一所小学,不料由于女儿年龄不够,最终还是被对方拒绝了。小邓琳很生气,整天哭闹着要上学。邓建平没有办法,把她安排到自己老家湖南耒阳的一所乡村学校。
  
    不久,邓建平把女儿转到西安读书。一开始,西安的学校不愿接收,但很快,这所学校就无话可说了——邓琳入学考试得了两个100分。
  
    在学习上,邓建平从来不为女儿操心。她超乎常人的学习能力,让同龄人和同龄人的家长羡慕不已。“有一次,我们隔壁邻居家小孩想找家庭教师,最后担当这一任务的就是我们家邓琳。”邓建平很自豪。
  
    不止课堂学习,小时候邓琳各个方面都很优秀。在母亲周云娟记忆里,小邓琳最喜欢玩跳皮筋,邻居家小孩没有谁能玩得过她,“有一个高难度动作,邻家小孩尝试了很多次都没有成功,我们家邓琳观察了一阵,换了个角度,轻轻松松就跳过去了。”
  
    邓琳的腰鼓、羽毛球都很不错。
  
    邓建平一直认为,他的女儿是个“天才”。或许,这是继承了父母的“学习基因”。邓建平和周云娟都是高级知识分子。
  
    1982年,年仅15岁的邓琳被复旦大学录取。
  
    其实,父母并不希望邓琳去外地念书,他们给邓琳设计的人生规划是学医。在父母的要求下,邓琳第一志愿报考了西安一所军医大学,最后,由于身高原因,邓琳被第二志愿复旦大学昆虫学专业录取。
  
    作为家中长女,邓琳得到了父母更多的关爱。她赴上海读书那天,邓建平一路跟到上海,帮她挂好蚊帐,买了很多生活、学习用品。邓建平还特意拜访了一位在上海的老同学,请对方以后每次都要到火车站接女儿。到了周末,邓琳都会到这位叔叔家打牙祭。
  
    出类拔萃的学业成绩让邓琳有了不少优越感。一次,邓建平去复旦大学探望女儿,但她说要出去跳舞,邓建平偷偷跟了过去,在舞会上,男伴由于舞技不太好,被女儿当面骂“蠢蛋”。
  
    或许是考虑到女儿的这种优越感,邓建平从来不让邓琳吃苦头。1984年,邓建平调回老家工作,在衡阳市科委任职。女儿每次回衡阳,他都一定会到火车站守着,并给她买好回程火车票。如果没有买到卧铺,邓建平就会上火车给女儿抢座位。
  
    有一次,邓建平没有抢到座位,邓琳站着去了上海。这事后来成了邓琳向邓建平抱怨的由头,“她跟我说她好苦,我问为什么,她说站着去上海上学。”邓建平说。
  
    本科毕业后,邓琳顺利考取复旦大学的研究生,学的是昆虫病毒学。
  
    研究生快毕业时,邓琳报考了美国的大学。尽管她以上海市专业第一的成绩被对方录取,但当时出国手续办得不太顺利,邓琳一气之下,放弃了复旦大学硕士学位证书,回到衡阳。
  
    之后几个月,邓琳几乎不出家门半步。父母劝她回校念书,邓琳的回答着实让邓建平吃了一惊:“去不了美国就自杀。”
  
    最后,在邓建平的帮助下,邓琳成功搭上前往美国的飞机。
  
  
  先祝楼主女儿能金榜题名,考上理想的学校!
  
  我女儿秋天上初三了,小时喜欢清华,想到北京,去年开始执着浙大,说将来要上浙大,要留在杭州,希望女儿能成功!
  压力
  
    近10年留学生涯里,邓琳就读和工作的都是美国一流大学,俄勒冈州立大学自然科学硕士、肯塔基大学哲学博士,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后。
  
    邓琳32岁那年,正在攻读博士学位,开始了初恋。她认识了一个来自台湾的男同学,很快坠入爱河。后来,男同学硕士毕业,考上了哈佛大学博士,邓琳放弃了在肯塔基大学一所实验室的研究,和男友一同去了哈佛。
  
    但是,邓琳并没有告诉父母自己交了男朋友的事。这让周云娟觉得很奇怪,在她印象中,女儿之前读书时不是这样的,“每天放学回家,她都会跟我讲学校里发生的事”。
  
    邓琳去美国后,大约每两个月会写一封信回家。有一次,她在信中寄了几张外出游玩的照片,邓建平发了火,他的回信说:我送你去美国是学习。没过多久,邓琳回了信,里面是她刚刚发表的学术论文。
  
    父母依然没有想到,邓琳这时候交了男朋友。
  
    直到有一次,邓琳在信中透露了一点关于男朋友的信息。邓建平步步逼问,才得知这名男同学比自己女儿大了8岁,且有高血压。
  
    家里人强烈反对,邓琳的恋爱无果而终。
  
    事实上,虽然邓琳32岁之前的感情世界一片空白,但她不乏追求者。
  
    在复旦大学,由于邓琳的学业、舞技出众,表达爱意的情书纷至沓来。与她同宿舍的韩慧敏还记得,当时邓琳性格非常开朗,非常热心,“每次代大家收到信后,她都会一一把信送到每位舍友的手中”,不过,邓琳当时的心思全部扑在出国上,加上年龄小,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谈恋爱。
  
    现在看来,邓琳初恋无果而终,造成的影响远远不只是失去了男朋友。
  
    1999年6月,周云娟去美国探亲,一下飞机,就发现前来接机的女儿瘦了一大圈,她还很惊讶地发现,女儿处理问题的时候不像以前那样圆滑了。她不知道原因,也具体说不出女儿到底哪里不对劲。
  
    随后,邓建平赶到美国,也发现了女儿的反常之处。他当时只是认为,女儿在美国的日子过得并不畅快。
  
    为了送女儿出国,邓建平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,甚至连女儿最初去美国的机票费用,都是周云娟特意跑到宝鸡找姐姐借了4000元。
  
    其实,邓琳出国时就知道了家里的境况。但是,可能是之前的“优越感”养成的习惯,她依然保持着精神上的“优越感”。
  
    ——在美国,一般家庭的留学生都是和别人合租,有时还要外出打工。但邓琳希望生活得体面些,她不愿意出去打工,还租了一套单身公寓,每个月租金接近1000美元。此时,她每个月的补助大约是2300美元,“要缴23%的税,除了租房吃饭,什么钱都不剩了。”周云娟说。
  
    尽管手头拮据,但邓琳从来没有开过口额外找家里要过钱。
  
    邓建平说,可能是继承了父母的性格特点,女儿既内向又外向。一方面,她希望自己各方面都做到最好,对自己的学业要求尤其苛刻,她报考研究生时,花了16元钱报考费,她就对母亲说,如果自己考不上,会对不起这16元钱。另一方面,她受不了一点气,但她嘴上从来不说,就算在外面受了委屈,也从来不和父母亲说。
  
    “内心的高傲、现实的窘迫,这给邓琳带来了很大的压力。”邓建平分析。
  
    挫折
  
    从美国探亲回来,邓建平感受到了女儿的变化,也为女儿在美国生活的窘迫感到担心。
  
    他希望女儿回到自己身边,联系了衡阳当地一家医学院,对方答应聘请邓琳为特聘教授。
  
    2001年夏天,在父亲强烈要求下,邓琳回到衡阳。这在当地引起了不小轰动,媒体纷至沓来,赞美之声不绝于耳。
  
    哈佛大学高材生回到衡阳,让当地组织人事部门非常关注。邓建平被组织部门负责人叫去,征求他对女儿工作安排的意见。
  
    邓建平说,女儿是高级知识分子,可能不愿留在衡阳发展。
  
    其实,邓琳是想留在美国工作。她的一个研究生同学在波士顿一家公司任职,该公司想要招聘两名博士。
  
    当时,周云娟正在美国探亲。她对女儿说,去一趟波士顿找找这名同学,看对方能不能帮忙。但是,母亲的这个建议引起了邓琳的强烈反感。
  
    邓琳认为,当年学校开运动会时,是她在前面骑自行车带着这位同学跑、给这位同学鼓劲,所以这位同学应该还记得她。“邓琳不愿意自己去联系,总觉得自己学历高,别人应该主动找她。”周云娟说。
  
    回国后,邓琳最大的希望是回复旦大学教书。她联系了复旦的一名教授,对方同意了,但表示要等自己考察结束后面谈。邓琳信心满满,不料,没过多久,她就接到教授的邮件,被告知不用去上海了。
  
    邓琳很生气,实在忍不住的时候,把怒火转移到了父母身上。
  
    周云娟有时急了,也会颇带责怪意味地劝邓琳:“又不是只有复旦大学这一条路,去别的学校不行吗?咱有学历,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。”
  
    邓建平和周云娟带着邓琳前往广州,他们联系了中山大学等名校,但邓琳的态度很坚决:非北京、上海的大学不去。
  
    让邓琳和父母没有想到的是,拥有顶级学历的邓琳在找工作道路上的挫折才刚刚开始。
  
    2002年,邓琳的档案被传至湖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。时任生科院院长吴秀山在电话核实了邓琳学历后,决定聘用。
  
    此时,没有找好工作的邓琳正在上海游玩。最后,在亲朋好友的劝说下,她才答应回湖南任教。
  
    但是,她一直没有告诉父母自己的想法。直到最后入职,她才给母亲打电话,说自己已经到了长沙。
  
    邓琳在湖南师大只待了两个月。
  
    在吴秀山的记忆中,邓琳的形象相当模糊,“她没有参与教学,大多数时间是在宾馆里过的,只有刚到师大时去实验室熟悉了一下情况。”
  
    吴秀山说,邓琳入职不久,就表现出精神异常的症状,学院方面打电话给邓琳的家属,要求解除聘用合同。
  
    但是,周云娟不同意这种说法。她说,女儿在生科院时,曾对学院饲养白鼠的做法提出异议,所以,有人在造谣说女儿有精神病。
  
    邓建平跟周云娟的观点不同。
  
    他接到学校电话通知后,害怕邓琳受气,立马赶到长沙,把邓琳接到衡阳,送进了精神病医院治疗了半个月。
  
    这件事,成为了现在邓建平、周云娟口角不断的由头。“你把女儿强制送往精神病院,就算没有病也会逼出病来。”周云娟呵斥邓建平。
  
    不料,一语成谶。
  
  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优教教育论坛

© 2017-2018 zhixiang88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