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希望你孩子去读港大吗?我想I say NO

秋水江湖 发表于 2014-10-07 23:01:00 | 打印
  七、大不易

  昔年,白居易去长安谋发展,顾况拿他的名字开玩笑,说了一句千古名言“长安米贵,居大不易”。
  无论是香港还是新加坡,人口密度大,酒店房间的面积都非常小。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个性价比较高的酒店,大屿山梅窝的银矿湾酒店,内部装修大概3到4星,有泳池,关键是房间的面积比较大,超过20平米,这在香港是很难得的,(我住过香港市区的一些5星,房间超小,放了床后,几乎连行李箱都不知放哪),双标房价大概是600元人民币左右,双早,最好的就是餐厅面对东面大海,看着朝阳吃早餐,一大享受。不足之处就是交通不便,虽然步行到梅窝码头只需10分钟,可坐巴士去东涌或坐船到中环都要近一个小时。
  除了酒店房间的面积小,香港的住宅面积都很小,平方英尺换算平方米大概是乘0.9,一般工薪族无论是政府的公屋或商品房,大都在五六百尺(平方英尺)左右,也就是50平米左右,如果是超100平米的,那绝对是千尺豪宅,一般的中产都是可望不可及的。我就住过亲戚在沙田的商品房,两房一厅,300尺——300*0.9=27平米,充分发挥你们的想象力吧,想象一下27平米的空间怎么布局两房一厅?
  今年7月份,李嘉诚的长实集团开发出面积最小的商品房——“岚山”,地点在郊区,最小的套间面积是16到18平米,售价约200万港元。
  香港,别称“李家城”,李家的城!李家的产业,遍及香港人生活的每一个细节。

  I think
  人口密度大,寸金尺土,生活安居大不易,这恐怕是全世界各大都市的通病,并不单单香港如此。
  即便是北上广深等等国内的一线城市,其实也是往这个死胡同走的。唯一一个区别就是目前看来,总体经济还是一个往上的趋势。
  这届18前,就闹过一阵国企私有化的话题,结果是遭到民间舆论的极大抵触,最后才不了了之,个人以为这属于舆论试水。
  资本是经济发展的必需品,但它的属性是逐利的,这种属性是一个黑洞,不受制约的话是会造成严重的社会分化的,香港之所以变成李家城,就是这种不受制约的分化结果。
  这次活动的民粹之所以能被煽动起来,与这种严重的分化息息相关,为什么活动从香港的大学发起?从港大发起?其实,某种意义上说,香港的大学生,港大的学生,在这种分化目前也是很虚弱很无奈的。
  假如港大毕业后,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香港吗?你愿意你孩子一家三口生活在一套27平米的两房一厅里吗?你愿意他们两口子大半生的积蓄都奉献给李家吗?
  梅窝银矿湾酒店

  


  大海、朝阳、早餐

  
  八、金融业

  金融业是香港最重要的支柱产业!在其他产业相继萎缩的时候,香港的金融资产的收益,其实已成为维持政府开支最重要的来源。
  能不能维持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?如何维持?成为金融中心所需要的先决条件是什么?当这些先决条件逐渐消失的时候该怎么办?
  这些都是很大的话题,就不在这里展开了。有很多很客观很有远见的文章在网上都能找得到。
  阿里在去美国上市前,其实首先是想在香港上的,可是香港拒绝了,才到美国去的。

  I think
  作为家长,我想说,对于金融业,其实不要想得太过高大上,但有两点要注意:
  1是,想学好金融以及从事好金融,其实首先需要一定的数学头脑及数学知识。如果是文科大脑的话,建议最好不要搞金融,文科生搞金融,呵呵,扯蛋。
  2是,其实混金融业,除了金融知识外,最重要的就是圈子,并且,这个圈子通常是很排外的。目前国内的金融圈,大致就是京沪深三个。老实地说吧,如果是港大毕业,京沪2圈是很难融入的,深之前还勉勉强强,可是这次占中后,呵呵。
  听者涛声入睡,神仙般的生活。
  我三个朋友都是从香港混回来的(非港大,城大),1个理科博士已毕业回广州现在华为,1个博士在念,1个硕士毕业港漂7年拿到身份后回上海。
  说实话,没1个愿意留那,和香港本土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房价又逆天。
  不过要是本科有能力被港大录取还是可以念的,不用留在香港,港大的世界排名很不错,作为个国外名校踏板还是很有含金量的。
  九、管治

  说一说对香港政府的看法。
  回归17年以来,经历了3任特区政府,董、曾、梁。对于三任特区政府,可以用四个字来总结归纳,就是——乏善可陈!
  首先,特区政府应该是被大资本给骑劫了,政府的大部分政策,都是向大资本倾斜与屈从,最标志性的就是土地政策,政府开支很大一部分来自土地出让收入,政府与大资本联手打造了高地价、高房价的圈套,共存共荣。高地价高房价首先导致了大部分的基础产业被迫迁离,致使香港的整体竞争力变成了跛脚鸭。然后,高房价严重压榨了市民生活水准的提升。
  其次,发展方向严重迷失,无论是董曾梁,严格地说,没有一个是魄力强大的领导者,对于香港的定位,发展前途,认识都不清晰。董曾经提出什么数码港、中药港等等这个港那个港,到现在什么都没实现。正确地说,这种自身的迷失,不仅是特首的迷失,而是大部分港人的迷失。
  再次,民生问题,产业的跛脚导致了严重的就业问题,而自由行,虽然表面上解决了部分的就业,可是,自由行的大部分利益还是落入了大资本的荷包,市民大众得到的只是“得个做,好过饿死”,并且还要忍受自由行带来的生活空间被侵占的种种不便。
  最关键的就是,在政制事务方面,三界政府完完全全是失败的,议会里泛民与建制派天天吵天天闹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!特区政府受制于大资本、被市民骂、各党派不合作...整个就是风箱里的老鼠。

  I think
  在这种前提下,这次占中其实一点都不奇怪。某种意义上,这次占中与占领华尔街的性质是一致的!
  占领华尔街被华府强力镇压下去了,相比起来,港府处理这次事件还是比较软弱的,甚至昨天还发生人群堵着路不让把晕倒的警察送医,使得一个当值的女警向示威人群下跪。我擦,要是在美帝的话,你妹的......港大的学生们,这个国际标准为毛你们就不参照呢?
  很多的社会问题,其实都是需要在发展中来解决的。而这个发展,是需要讲“势”的!任何逆势而动的行为,都将被历史的车轮碾压。
  其实这个势,很多港人都是能认识到的,只不过过不了自身的心理关,心结打不开而已。
  明代的憨山大师有句名言:“荆棘丛中下足易,月明帘下转身难。”
  是的,不到死地,是很难复生的!
  秋水在线写吗?速度!~~~~
  秋水在线写吗?速度!~~~~
  香港占中属于阶级矛盾,但反对的内容却搞笑了。香港的选举制度是制度上对大资本控制一切的反制。
  十、筹码

  去过赌场的都知道,你要博彩,首先必须手头上有筹码。
  毋庸讳言,现在的香港,确实是两股政治势力在博弈,明确地说就是中央和泛民。
  占中由学生发起,这只是表象。
  我们来分析一下泛民手头上的筹码。
  在政治上,首先必须明确一点,“独”——这是最明确的高压线,目前即使再怎么样,好像并没有人愿意去碰这条高压线。其次在政治上,泛民提出“真普”的说法,我觉得先撇开怎么选的争议,按目前香港的现实以及政制模式,无论怎么选出的,都不会有广泛的认受性,想彻底扭转政治僵局,需要港人付出很大的代价,或许总督或书记这种模式可能反而是很好的选择,而这点泛民恐怕是接受不了的。
  在经济上,以泛民自身的意愿,应该是想假如上台,就想摆脱经济上对大陆的依附,可惜,现实的经济发展方向和香港自身的基础,并不支持这个想法,这点上可说泛民手上是没有筹码的。很明显一点就是,香港的各大产业都在萎缩,现在靠的主要是以往积累的金融资产,一旦这些金融资产出现风险,还得靠中央政府来擦屁股。
  在发展模式上,这些年珠三角长三角的发展证明了,全局一体化的布局,对整体经济的发展很重要,香港仅靠自身现有的金融资产以及体量,不足以支撑它脱离大中华经济体来独立发展,以瑞士来作比如,只是不懂经济学的一种幼稚想法罢了。泛民不正视这个现实的话,在这点上也是没有任何筹码的。
  在民生上,民生的改善,其实是一件非常复杂非常复杂的事情,不是一早一夕能达到的,那种选举政客口头式的许诺,只是透支未来的不负责任做法,欧猪四国的失败就是这种福利政策失败的最好证明。当然香港现在手头的财富,可以让泛民为上台拿来许诺一下,不过这真的是对后代负责吗?
  在暴力及胆量上,泛民手头现在没有任何的暴力机构来支持,手头没枪没问题,你得有胆量啊!可惜,胆量也没有!要有的话也不用躲在学生后面让手无寸铁的学生来出头了!
  所以,盘点一下泛民手头的筹码,这有丁点的两样。
  一是西方一些口惠而实不至的所谓支持,仅仅靠老黎的那几封利是,后续的任何支持都没说好就敢开这么大的场面?呵呵~~
  二就只剩煽动民粹了,而煽动民粹,其实是一件很危险的事。民粹有两个特点,一是很难把控,二是容易被反噬。大概泛民现在已经尝到煽动民粹的恶果了,呵呵!今早的新闻,陈日军(哦,君)出来说话了,骂学联,说学联骑劫运动。你妹,现在才知道啊!
  总之,泛民这次赌大了,基本输清了手头上的筹码。
  不过,泛民确实代表了香港本土的一些利益,如果中央与泛民大家都犟脾气顶牛不放松的话,也是很不妥的。
  澳门的赌场是不会让你输到底裤都脱光的,差不多了,会送张船票车票让你回家与家人团聚的。

  I think
  过去的不可追,未来的不可及。求同存异发展共赢真真还是很重要的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优教教育论坛

© 2017-2018 zhixiang888.com